资讯默认广告

感通茶遇

来源:人民典藏网 非常艺术网编:张振国作者:马龙人气:-时间:2014-07-16 11:01:00

 

 

 

 

   云南,大理,苍山,洱海,十二月,暖日融融,宛若春日。

   五哥说:“找个好天气,我们带茶上山,游感通寺。”

   想象中的感通寺是如同崇圣寺般的辉煌和宏伟,金顶朱墙、松柏交映、三塔参差。而当我们驱车上山,良久之后又步行穿过大理国家地质公园的牌坊和山间街市,沿阶而上,背后的市声渐去渐远的时候,最终走进的却是一处古道盘桓、苔痕斑驳、矮墙疏篱、竹翠花鲜的幽静院落。这便是素有“苍洱驰名第一山”、“南中第一古寺”美誉的感通寺了。

   一直到现在,我都感觉那天在感通寺的经历像是一次艳遇。

    我们所在的地方是感通寺偏殿的后院,而当日游赏感通寺,也是想要在日光云影、山色钟声中品味久已闻名的“感通禅茶”的滋味。穿过仅剩的三间小殿转入后院的时候,我便被这院中的花木吸引了。大理本有山茶甲天下的美名,而感通寺的山茶花,虽不是名品,却也红的、黄的、白的,有五六种之多,其他如樱花、芍药,还有我说不上名,更未曾见过的花种,也都各自绽放,明艳照人。院内有两丛翠竹,一丛紫竹,一丛绿竹。紫竹细劲,葱葱茏茏,绿竹稍壮,挺拔劲健,竹身高且直,抽梢更是细嫩一条,直向碧空当中甩去。就在这竹丛的旁边,有一株老树,树不大,肥厚的叶子间开着淡淡的小花,绝大的花已枯萎,飘落满地。五哥说这便是那株据说有八百年的茶树了,那小花就是茶花。到云南之前,我刚刚品尝到茶树花的味道。这是我所见过的第一株古茶树,当时我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了那日在友人处喝到茶树花的情景。

  “我们一会儿先喝自己带来的茶,然后再给你尝尝这种古树茶花的味道,肯定超出你的想象。”五哥的声音中带着兴奋。说话间,他已在捡拾散落在泥土和落叶上的茶花了。

  我也开始兴奋起来,心想着古树茶花的味道应该比古树茶更耐品味吧?

更让我兴奋的是,就在我们落座的石桌石凳边上,是一株刚刚吐出白花的古梅。这梅树老干渐空,盘旋横卧,在即将失去重心的时候,它又向上一折,径直往天空伸出无数的枝条。时间赶得正好,枝条上多半还是蓓蕾,花苞点点仄仄,格外让人感到那刚刚绽开的疏落的花朵无比清新动人。

   我曾游览过一些山水,也品尝过几种茗茶。在装饰清雅抑或华美的茶室,紫泥金砂抑或净瓷明几,甚至简陋平常的场所茶具,与三两好友对坐,分水细煮,饮茶始终是我日常不能丢下的事情。而当我与五哥、阿毓、小杰在这山水之间静坐僧院,任日光从身体穿过,再把自己的影子静静地投射到身后的灰色墙面,那影子与横斜疏密的梅树的影子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幅变化流动的天然构成。此时如果有高明的画师,略加点染,那定会是一件清逸的水墨画卷。

   偶来梅树下,煮泉试新茶。仅仅是在这院中静静地坐着,那感觉,似乎便已经远远胜过明堂挂画、静室焚香的茶事了。五哥告诉我,据寺里的僧人讲,这株梅树大概有六百年了。几乎每年,他都会到这梅树下与朋友聚谈细品。每每到感通寺来喝茶赏花,如同是他与老朋友的无言相约,乘兴而来,兴尽而返。

   我开始感到,一场无从经过的品饮,正在悄悄地酝酿、生长。

便携的气炉小火,以及铁壶、盖碗、公道、茗杯,茶具是我们早已准备好的,五哥甚至还带了插花的小瓶和香插。茶席则随缘,细净的席帘与斑驳的石台,本就是上好的搭配,随手捡拾的断枝和折取的一朵小花、一枝瘦梅,顿时为我们简单的茶席增添了鲜艳的色彩和生命的活力。

  那天我们先喝了“信阳毛尖”,然后又品尝了“桃谷仙芽”,这是五哥精选深山古树和苍山深处另一美地桃溪谷茶园嫩芽新开发的一款生普。虽然是新茶,却远没有其他新茶的生涩与苦硬。当澄黄晶莹的茶汤注入每人茗杯的一刻,我感觉似乎这纯净的琥珀色液体真的凝固成了千万年幻化的珍宝,茶汤被茗杯封存,而茶香却荡漾在空气中,轻盈、清明。及入口,则又是一番天地。那通明的感觉,仿佛感到这近午的阳光也瞬间变得更加明亮清凉了。之后的回甘、杯底处处透出雨后春山,云蒸霞蔚的悠远与淡荡。而茶气氤氲,又仿佛在口中腹中升腾变化,是清风送来远处细草的香味,有裹着山气、水气,飘入远空,化为一丝轻烟,一朵流云。

  之后是那传说八百年的茶花,素雅清绝,有融融糯糯的花蜜香,又有茶树所本具的仙草滋味。这花朵初品感觉清雅,实则茶气却醇厚绵长。仿佛古人书中优雅闲静的白衣公子,折扇方巾,翩然而至,及至亮出身手,原来内里却是武功精纯深藏不露的儒雅豪侠。

   当茶汤在我口中慢慢地化开,我的思绪也随之飘散开去。

   八百年的烟云供养,日精月华的吸收吐纳,蕴育成这小小的雪芽和素花。而造物的无私,又必会善待细心呵护滋养它的人们。我们今日的相遇,采撷品饮,像是冥冥之中的注定,也像是一场与老友阔别多年后的欢谈欣然重逢,更像是一次充满未知的心灵旅途的寻访。这茶树抽芽、开花了八百年,梅花也默默地开过六百年。这其中有多少的风雨兴亡,又有多少的人事沉浮。今天,偶然地,我从远方而来,在这树下负暄品茗。再之后我走了,不确定下次什么时候还来。而此刻的花香与茶味,却如同一种基因密码,印入我的身体,并慢慢地渗入血液,成为我身心的一部分。

   南宋罗大经在《鹤林玉露》里写道:“唐子西诗云:‘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余家深山之中,每春夏之交,苍藓盈阶,落花满径,门无剥啄,松影参差,禽声上下。午睡初足,旋汲山泉,拾松枝,煮苦茗啜之。随意读《周易》《国风》《左氏传》《离骚》《太史公书》及陶杜诗、韩苏文数篇。从容步山径,抚松竹,与麛犊共偃息于长林丰草间……”

   明代徐青藤有《煎茶七类》的法帖,其中第五《茶宜》云:“凉台静室,明窗曲几,僧寮道院,松风竹月,晏坐行吟,清谭把卷。”而在《徐文长秘集》中他又写道:“品茶宜精舍、宜云林、宜寒宵兀坐、宜松风下、宜花鸟间、宜清流白云、宜绿藓苍苔、宜素手汲泉、宜红装扫雪、宜船头吹火、宜竹里飘烟。”

宋人唐庚这首《醉眠》中的“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确却是让人一见倾心的句子,而罗大经更从他的生活中证悟了这诗句中更为平淡悠游的玄机。拾松枝,煮山泉,在落花满径的院落,在松影参差的石旁,或有童儿相伴,或有禽鸟亲人。这也正如徐青藤《茶宜》中言说的松风竹月,晏坐行吟,而这样的种种,如能再安置于僧寮道院,那便更加清静玄寂而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了。

   那日的茶遇如今想来虽然平常却又是特别的。平常在饮茶是我们每个人每日里无论风雨、忙闲都要去做的事情,而特别,却是在那日的静静僧院,与好友在竹下花间尝到的八百年茶花与六百年梅花的芬芳。人们饮茶、爱茶,除了是被那悠悠淡淡的清爽滋味所吸引,更在于那一片看似微小的娇嫩芽叶,却是经过千百年时光流转,风雨滋润后的自然精华。而人与茶的相亲,正是我们最终走向自然,体会最深沉无言的造物之美的一条绝佳幽径。在品茶、爱茶的这条小路上,我们一定能在这万物丛林中遇上自己的同路人,邂逅那些平凡生活之外的美好感受和更为清明通透的自己。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这是欧阳公的通脱。很多时候,我们品茶,不正也是品味那云林精舍的幽雅,松风竹月的淡然,以及日光流影、鱼鸟相亲的自在与融洽吗?还有同行者——我们最为要好的朋友、贴心的亲人那睿智言语,款款深情吗?于是茶的味道,又变作世间冷暖、人情百态的味道。我们也由神仙境界,慢慢降落到凡尘世俗中,于是忽然悟到,柴米油盐酱醋茶,原来样样都可相亲相悦,而又不在那时,不在别处。

    有时候我觉得,那一杯香茗的滋味,本不在茶、不在水、不在松吟竹唱,也不在鸟语花香,更不在我自己。所有这些美好的相遇,还有茶香在唇齿间刹那的绽放,都是世间纷繁机缘的际会。正如那则“吃茶去”的禅宗公案,如果赵州和尚试图用语言的机锋来斩断人们的偏念,从而进入当下,体认真如,那么当我们真的因一盏清茶的芬芳而消滤尘俗,断却杂念,体味了人生的自在与清欢,我想这便是所谓“禅茶”的最真实滋味了吧。

 

 

下一篇:顾恺之的隐身术上一篇: 齐国陶文記
此文关键字:人民典藏 非常艺术 感通茶遇

相关资讯

推荐产品

同类文章排行

最新资讯文章

人民典藏     备案号:京ICP备14015357号-3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南区
电话:010-56215999      010-65385381